高手联盟高手坛云集各路马如龙

上海警方破获今年涉案人员最多特大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记者随警

  原标题:上海警方破获今年涉案人员最多特大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记者随警围剿6团伙40余人

  “开始行动!”今天清晨6时许,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会同静安分局、虹口分局,出动160个民警,兵分40路,一举歼灭6个盘踞在本市以经营数码产品为幌子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团伙。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今晨随警作战,直击现场。

  今年5月,经侦总队在工作中发现线索:本市某数码、PC产品交易市场内个别商户为非法牟利,大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通过缜密侦查,该团伙架构逐渐清晰:犯罪嫌疑人郭某、陈某、吴某等人在无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以支付票面金额3-4%开票费的方式,先让他人为团伙控制的20余家“科技公司”虚开进项发票;随后,再以收取票面金额6%-8%开票费的方式,为全国多省市300余家企业虚开销项发票。截至目前,这20余家公司以“销售数码产品”之名累计虚开发票金额合计高达人民币20亿余元,从中非法获利4000余万元,接受虚开发票的企业可借此抵扣税款,给国家造成税款损失达3亿余元。

  这一案件系今年以来上海公安经侦部门破获的涉案团伙、涉案人员最多、犯罪链条最为完成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今天清晨的行动中,40余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6个开发票窝点被捣毁。在该团伙开设的长安路某处“公司”内,民警搜查出一叠去年10月份的虚开发票存根,不到半个月,虚开金额就超过两千万,合计税额超过百万。

  今天清晨4时许,参与本次行动的民警全部集结完毕,分别从经侦总队、静安分局、虹口分局出发,分头前往散布在全市各区的40多个嫌疑人落脚点进行抓捕。记者跟随其中一个行动队,到该团伙一名负责人庞某位于太阳山路某小区的家中实施抓捕。

  5时30分,经侦总队五支队民警高觐海和静安公安分局经侦支队民警夏赟领队的行动队到达庞某所在小区。随行的还有一名锁匠,“如果等会儿门敲不开,就开锁进去,争取一分钟内打开门。”

  5时50分,行动队4名民警悄然到达庞某所住楼层,2名特警在楼下守住楼栋出口,严阵以待。“1006和1007都是嫌疑人的房子,里面住的7、8个人,有好几个涉案人员。我们分头敲门,进去后先确认庞某所在位置。”在门口,民警又确认了一遍抓捕方案。

  6时,对讲机里一声令下,抓捕开始。高觐海和夏赟同时敲门,另两名民警一人一边,站在敲门队员身后,不管开门是不是庞某,都可立即将其控制。

  敲了好几次,门内都一点没有动静。难道嫌疑人不在家?或是发现情况有异,故意不开门?民警一边继续敲门,一边招呼锁匠上前,准备“破门”。

  就在这时,1007室的门终于开了,一个睡眼惺忪的男子探出头来。高觐海和另一名民警顺势一跃,将该男子控制住,“警察,不要动!”此时,1006室还是没有动静。

  屋内的灯全部打开。原来1006和1007两个复式公寓的一层已被打通,一扇玻璃移门在其中隔断。听到动静,1006和1007室的人都醒了。

  “我们是经侦的,负责涉税犯罪侦查。”高觐海亮出警官证和搜查证。男子睁大了朦胧的睡眼,不再作声。此人正是行动队要抓的嫌疑人庞某,之前开门的是他父亲。

  6时10分,民警登记了两个公寓内共9名成人的身份信息,包括庞某在内共有3名涉案人员。先前守在楼下的特警也进入屋内,给庞某带上手铐。见庞某光着脚,民警让其母亲找来袜子,帮庞某穿上。

  两个复式公寓,共有7个卧房2个客厅。从厨房到卧室,从茶几到书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物品:换洗的衣物、堆叠的行李箱、孩子的纸尿裤……侦查员开始在这一堆一堆的杂物中,搜寻与本案相关的证据。

  庞某的卧室里,零落着各种衣服、箱子。一进门,侦查员就看到正对床的柜子里,放着唯一一本书——《经济法》。“你在学法律吗?”“不是,这是我老婆看的书。”“她在学法律吗?”“也不是,她就是没事看看。”庞某低下了头。

  经过近半小时的详细搜查,民警没有在庞某住所发现与本案相关的证据。庞某自己也交代,他的东西都放在“公司”。

  6时58分,天全亮了,小区里一些居民在楼下遛狗、晨练。庞某等3名嫌疑人被押解上警车,高觐海和两名民警将其直接带回经侦总队进一步问询调查。

  庞某的“公司”位于长安路一处商务楼内,距离他的住所不到一公里。上午7时10分许,夏赟又和其他民警一起,赶往该处开票窝点进行搜查。

  这家“公司”位于9楼,办公室里只有4个办公桌4台电脑、一套沙发、一个茶几和两个立柜,门口也没有任何公司招牌。现场工作人员坦言,包括老板庞某在内,只有4名办公人员,“每天就是开开票喝喝茶,没有其他事”。这个看上去不成火候的“公司”,平均每个月的营业流水却高达数千万,显然暗藏玄机。

  在其中一张办公桌上,整齐地摆放着十多个大小各异的公章。刻的是大多庞某注册的“上海庞怡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也有他注册在外地的其他公司名字。

  夏赟拆开一个边上未寄出的快递文件夹,里面是一份空白的销售合同和一个“上海庞怡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公章。“这是寄给买家的。像这种购买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企业,要入账,必须有一份虚假的购买合同,还有形式上的资金往来。”夏赟介绍说,购买虚开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企业大多与开票方保持长久的合作,为了方便操作,像庞某这样干脆把公章寄给“客户”,方便客户伪造虚假购买合同。

  “这是去年10月份的发票,单半个月就开了2000多万的金额。”夏赟在立柜里找到一小叠发票存根,这还只是虚开发票的冰山一角。

  在公司进门处,一个不起眼的暗门后面,堆叠着一个个袋子,里面装着成包的“交易合同”,还有几十本崭新的增值税发票本。

  据现场工作人员交代,该公司每个月实际的数码产品交易量在10万元左右,公司主要收入来源虚开发票的收益,“跟客户对接的具体工作都是老板出面的,我也不知道他收多少的开票费用。”

  “从初步搜查的情况来看,不正常的情况太多了。”夏赟告诉记者,从搜出的发票存根来看,发票是通过多个不同公司名义开出的,单张发票的金额最大达到百万以上,发票数量之多也令人咋舌。“这样规模的公司一般不会有这么大的生意,正常每个月的发票需求也达不到这个数量。”

  为什么会存在买卖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现象?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五支队副支队长顾侃告诉记者,按照规定,企业应缴纳增值税,一些不法企业为了少缴税款,在没有真实业务发生的情况下,通过支付开票的是形式,向这些空壳公司购买进项发票,以抵扣不该抵扣的税款。

  “这次打掉的6个团伙之间有密切联系,这些团伙控制的6个空壳公司的购票和受票企业存在交叉,相互关联。”顾侃介绍说,这些“空壳”公司先向上游企业购买进项增值税专票,支付票面金额3-4%开票费,再向下家开具销项增值税专票,收取票面金额6%-8%的开票费,赚取差价获利。

  除了今天抓获的为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票嫌疑人,顾侃指出,购买虚开发票和促成双方交易的中间人同样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犯罪,“向他人购买虚开的增值税发票,目的是为了逃税,主要属于违法犯罪,也是公安和税务部门重点打击对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规定,无论是为他人虚开,还是接受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行为,都将受到法律的处罚。

  目前,上述犯罪嫌疑人已被上海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对于涉案的上下游公司的虚开犯罪行为,公安机关也将开展全链条、全环节的打击,彻底斩断犯罪锁链。

  对话嫌疑人:公司线号上海公安经侦总队的审讯室里,犯罪嫌疑人王某主动坦诚其所在公司为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详情。

  包括王某在内,该公司共有5个人,4个员工每个月的工资固定为5000元,年终会有奖励。该公司每个月通过虚开发票可获利30万元左右,绝大多数都进了老板的口袋。“虚开发票也要有一个资金往来的记录,买票的公司要向我们公司汇入一笔钱,这笔钱最后是要退还给买票公司的,银行会收取一笔手续费,这笔费用由我们承担。”王某说,有时候他的老板会帮下流公司垫付所谓的“交易款项”,自己到银行以买家公司的名义向其公司汇款,以应对监管部门的审查。

  王某所在的公司,每个月的真实业务量只占每月流水的十分之一左右,其余的“交易”都由虚开发票产生。由于公司实际规模较小,王某的老板怕露馅,只向税务部门申请了每张增值税专用发票最高10万的额度,“一般一单虚开发票的金额都在百万左右,我们就会给对方提供10几张发票,每张金额在8、9左右,开票时间也错开来,这样比较稳妥。”

  今年5月,经侦总队在工作中发现线索:本市某数码、PC产品交易市场内个别商户为非法牟利,大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通过缜密侦查,该团伙架构逐渐清晰:犯罪嫌疑人郭某、陈某、吴某等人在无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以支付票面金额3-4%开票费的方式,先让他人为团伙控制的20余家“科技公司”虚开进项发票;随后,再以收取票面金额6%-8%开票费的方式,为全国多省市300余家企业虚开销项发票。截至目前,这20余家公司以“销售数码产品”之名累计虚开发票金额合计高达人民币20亿余元,从中非法获利4000余万元,接受虚开发票的企业可借此抵扣税款,给国家造成税款损失达3亿余元。

  这一案件系今年以来上海公安经侦部门破获的涉案团伙、涉案人员最多、犯罪链条最为完成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今天清晨的行动中,40余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6个开发票窝点被捣毁。在该团伙开设的长安路某处“公司”内,民警搜查出一叠去年10月份的虚开发票存根,不到半个月,虚开金额就超过两千万,合计税额超过百万。

  今天清晨4时许,参与本次行动的民警全部集结完毕,分别从经侦总队、静安分局、香港六会彩王中王网!虹口分局出发,分头前往散布在全市各区的40多个嫌疑人落脚点进行抓捕。记者跟随其中一个行动队,到该团伙一名负责人庞某位于太阳山路某小区的家中实施抓捕。

  庞某的“公司”位于长安路一处商务楼内,距离他的住所不到一公里。上午7时10分许,夏赟又和其他民警一起,赶往该处开票窝点进行搜查。

  夏赟拆开一个边上未寄出的快递文件夹,里面是一份空白的销售合同和一个“上海庞怡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公章。“这是寄给买家的。像这种购买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企业,要入账,必须有一份虚假的购买合同,还有形式上的资金往来。”夏赟介绍说,购买虚开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企业大多与开票方保持长久的合作,为了方便操作,像庞某这样干脆把公章寄给“客户”,方便客户伪造虚假购买合同。

  为什么会存在买卖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现象?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五支队副支队长顾侃告诉记者,按照规定,企业应缴纳增值税,一些不法企业为了少缴税款,在没有真实业务发生的情况下,通过支付开票的是形式,向这些空壳公司购买进项发票,以抵扣不该抵扣的税款。

  对话嫌疑人:公司线号上海公安经侦总队的审讯室里,犯罪嫌疑人王某主动坦诚其所在公司为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详情。

  据王某介绍,他们公司从2009注册成立,初期确实正经从事数码产品经销业务。2013年左右,他的老板发现了虚开发票这条既省力来钱又快的新财路。“最开始也在网上发小广告招揽客户。后来客源稳定了,老板觉得发广告太招摇,现在大多是熟人介绍过来的,老板觉得比较安全。”要给下家虚开销项发票,需要有对应的进项发票,这些发票是从哪来的?“我们的进项发票是那些真正做生意的人,以我们公司的名义去进货,发票开我们公司的抬头,以票面金额4%左右的价格卖给我们。”王某介绍说,虚开的销项发票以票面金额8%左右的价格卖给接受虚开发票的公司。

  包括王某在内,该公司共有5个人,4个员工每个月的工资固定为5000元,年终会有奖励。该公司每个月通过虚开发票可获利30万元左右,绝大多数都进了老板的口袋。“虚开发票也要有一个资金往来的记录,买票的公司要向我们公司汇入一笔钱,这笔钱最后是要退还给买票公司的,银行会收取一笔手续费,这笔费用由我们承担。”王某说,有时候他的老板会帮下流公司垫付所谓的“交易款项”,自己到银行以买家公司的名义向其公司汇款,以应对监管部门的审查。

  王某所在的公司,每个月的真实业务量只占每月流水的十分之一左右,其余的“交易”都由虚开发票产生。由于公司实际规模较小,王某的老板怕露馅,只向税务部门申请了每张增值税专用发票最高10万的额度,“一般一单虚开发票的金额都在百万左右,我们就会给对方提供10几张发票,每张金额在8、9左右,开票时间也错开来,这样比较稳妥。”